中文 | En

新冠研究新进展 | 深中校友赵方竹在Science发表学术论文!

2020-06-22

近期,我校2013届毕业生赵方竹同学以共同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期刊上发表研究论文。

她所在的团队从美国新冠肺炎康复病人体内分离大量中和抗体,并且在动物实验中验证强效的中和抗体能够帮助小鼠抵御新冠病毒的感染。此项研究成果表明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能在疾病的预防中发挥作用,并且具有治疗疾病的潜能。

微信图片_20200623082653.jpg

赵方竹同学2010年考进bbin电子游戏竞赛班,选择了化学竞赛,我便成了赵方竹同学的主教练,带着赵方竹和其他十来位同学开始了与中国绝大多数同龄人不一样的高中学习生活。由于化学竞赛主要考点在大学化学方面,含大学普通化学、无机化学、分析化学、结构化学、有机化学和相关化学实验,同学们要用半年的时间学完高中化学,再用一年的时间学完大学生三年时间的学习内容,再用半年时间做非常多的习题训练。这种全新的学习方式对每个想投身化学竞赛的同学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由于赵方竹同学初中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准备,这就需要更大的勇气和耐心,要克服更多的困难才能跟上教学进度。这种学习方式客观上锻炼了化竞生们短时间内学习大量新知识的能力,助力他们进入大学后更为从容地从事学术研究。

与大多数化竞生不同的是,赵方竹在化学竞赛如此紧张的学习之余,参加了深中极富特色的学生社团,成为学长团的积极分子。和学长学姐积极沟通,热心帮助学弟学妹需要花费较多的时间,这势必分散竞赛投入的精力和时间。难得的是,赵方竹同学竞赛、社团两不误,她的高情商和自控力是她高质量完成高中、大学学业的重要因素。

同时能做很多事情且都能做得很好,这是赵方竹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竞赛教练杨平师

微信图片_20200623082743.jpg


提笔的这一刻是美国西海岸的夜晚。白天的我去实验室搬砖,戴着口罩,尽量与同组的人保持社交距离,做着如今全球瞩目但同时也super competitive的新冠研究。从今年三月份持续至今,已经记不清楚这是连续搬砖的第几天。这几个月的生活无非就是两点一线,等到晚上和与我同样在北美的高中同学聊最近看的综艺和她们的隔离生活。

深中对我的影响

敲着键盘的我无法相信我能有幸作为深中校友写一篇文,因为在深中我是一路被“虐”着成长的,当然也是因为深中有一大批优秀的同学,学长学姐和学弟学妹。我在深中学(bei)习(nue)的三年,锻炼出了独立自主的能力和乐观的心态。进入七单搞化学竞赛,要适应高强度快节奏的学习模式。高一我们就学习了很多高二、高三的数理化课程,因为高二时我们需要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学科竞赛。而高三很多保送生同样需要继续备战高考,又要重拾很多落下的课程。我们需要自律、自觉,同学之间也相互指导。

身边的同学是促使自己进步的最大动力。高一入学时,自以为英语不错的我,发现班上好多同学嘴里经常蹦出一些我从未听过的单词;七单卷子的难度大,在我数学和物理不及格的时候,班上总有同学能拿90多分甚至100分;同班同学有人拿了国际金牌,有人拿了全国竞赛的金牌,有人拿到藤校offer;就连17年在Scripps研究所入学的7名中国学生中,除了我还有另一位深中校友……与这些优秀的同学相处,我习惯了身边人比自己更出色,并为他(她)们的优秀感到骄傲,同时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现在的他(她)们,也依然在各自的领域闪耀着。

深中的教学理念是独特且先进的,让看似枯燥无味的竞赛学习精彩纷呈。

回溯到七八年前,我们在通用技术课上锯过木头、做过孔明灯;在信息课上学过我至今未能学会的C++;在生物课上做过果酒泡菜和至今有心理阴影的生态缸;在语文课上把流行歌改成古风歌演唱;拍过英语话剧视频参赛……记忆中还会出现同学趁着刷题间隙练习着音乐课上学的竖笛、积攒了厚厚的一沓外卖宝典、寒暑假竞赛课休息时间看的柯南以及学长团永远写不完的给学弟学妹的生日贺卡。

深中多元化的教学和丰富的活动让我至今回想起那段时光都会莞尔。今年是我成为深中人的第十年,高中生活于我而言已经很遥远了。即便毕业多年,深中校训也铭记于心,我也一直为自己是深中人而骄傲。

感谢深中让我收获了十年不变的友谊:在浙大读书的时候,即便在不同院系上课,我们也会课后骑单车去食堂一起吃饭;寒暑假的时候,会回深中拜访老师、和同学聚会;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也会在假期一起road trip。

我的科研之路

2013年我保送浙江大学,攻读生物医学专业。高中时期的training让我很快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大学时期我们专业给我提供了不少科研交流的机会,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对免疫学情有独钟。

2017年进入TSRI后,我开始研究艾滋病疫苗以及HIV中和抗体的分离。两年的科研训练中,我构建了高通量单克隆抗体分离的平台,并且可以熟练运用到HIV及其他传染病原中和抗体的分选中。也是这两年,我才真正意义上喜欢并享受科研。

原因有三:

  • 一是将学到的技术应用到研究课题(比如新冠)并且有所收获的成就感;

  • 二是跟身边一群又聪明又可爱的科学家共事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向他(她)们学习,同时也一直被spoiled。但即使我是实验室最年轻的研究生,我也受到同等的尊重和赞赏;

  • 三是做着translational research,可以让我搬的砖有机会从实验室走向临床(bench to bedside)。

今年三月份美国疫情爆发,我们实验室迅速进入新冠研究。研究所绝大多数人员在家隔离的两个月里,我们每天依然奋战在第一线,做着essential research,并且快速取得研究进展。我们在短期内完成1800个单克隆抗体的筛选,分离出强效的中和抗体,并通过动物实验验证其保护作用。

寄语学弟学妹

给在校学弟学妹留言的同时,我再一次接受了自己已经毕业七年的悲惨事实。希望大家享受当下的学习和生活,感受深中独有的文化。因为毕业以后,你们会意识到这三年的所有经历是多么宝贵。

这个被错误打开的2020年,疫情当道,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克服困难,取得好成绩。

如果说成长是需要一路不断地打怪升级,那么除去高考和大学申请,还会有更难的怪等待着。而我也还在跟PhD这个大怪兽斗争中。


鸣谢

感谢所有教过我的深中老师。感谢竞赛教练杨boss,美女老师苗苗、玲姐、俊娜,帅气的长江,以及毕业后还跟我们打过升级的亮哥(姚校长)和吉祥(罗校长)。感谢隔离(搬砖)期间每天跟我唠嗑的淡淡和wbl。


新冠研究新进展 | 深中校友赵方竹在Science发表学术论文!

扫一扫分享本页